韩一亮没有去天津,彼时离春节还有半年,他想再找份工挣点钱。

“别人家的孩子出去十年八年,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回来,衣锦还乡,那才是天大的喜事。”韩福语气无奈,“他已经很难受了,我不能再责备他。”